經文鑑別學 (Textual Criticism)


古代沒有印刷術,沒有影印機,文字的複製是靠人工抄寫。既是手抄,就難免有些抄寫的錯誤。經文鑑別學(Textual Criticism,或稱經文校勘學)是十八世紀末發展起來的一門學問,專門研究哪個抄本的文字最可能是原稿的讀法 (reading)。對於任何古老文獻,經文鑑別都是處理的首要。在解經步驟上,經文鑑別是第一步——先確定經文究竟是甚麼才能作其他分析。不過在教學上,因為經文鑑別比較專業 (technical),如果放在第一課,恐怕學生都嚇跑、不學解經了。
 

從古抄本到今日聖經

我們今天並沒有新約聖經的原稿(autograph or protograph)。我們有的是一些古老抄本(Manuscripts,簡寫單數MS,複數MSS)。根據目前正式的統計,新約抄本的總數有五千多份,超過任何其他古代文獻百倍。這些抄本是這樣分類編號的: 註:Codex的意思是「翻頁書」,乃是對照「卷軸書」(scroll)。最早的古書是將蒲草紙或羊皮紙一張張首尾相黏,卷成一卷。但這樣的書不能太長,否則閱讀不便,黏接處也容易折損。所以後來將蒲草紙或羊皮紙一張張疊起,用針線縫起來,是謂翻頁書。
 

這些抄本按照其內容的相近程度可歸納成三大類,稱為經文類型 (text-type):

  1. 亞歷山大類型 (Alexandrian Texttype):來自埃及的亞歷山大城,包括 P75, P66 (c. AD200),P46 (c. 225),P72 (c. 275?),Codex B (c. 325) 等。一般評鑑這是很接近原稿的經文類型。
  2. 西方經文類型 (Western Texttype):包括北非、義大利、法國等教父的引用經文 (Patristic Citations),Codex D 等。這個經文類型含有不少修正跡象,很可能不接近原稿。
  3. 拜占庭類型 (Byzantine Texttype):佔抄本總數的80%,故又稱「主流經文」或「多數經文」(Majority Text, MT)。這些抄本的時間較晚,亞歷山太抄本(Codex Alexandrinus, A) 與以法蓮抄本(Codex Ephraemi, C) 來自第五世紀,但不少來自第八世紀。一般評鑑這些是抄自第二手資料,也含有許多修正跡象,是今日經文鑑別學者公認最糟糕的經文。
活版印刷術在十五世紀發明,第一本發行上市的希臘文聖經是由荷蘭學者依拉斯姆 (Erasmus) 於1516年發行的。可惜他所採用的是中古世紀的品質較差的抄本。這個希臘版本以後被稱為《公認經文》(Textus Receptus),暢行數世紀之久,英王欽定本 (King James Version, KJV, 1611) 就是根據這個版本譯的。中文《和合本》是譯自修正的英文版 (Revised Version, RV),但在經文鑑別上仍深受《公認經文》影響。

近代考古學相繼發現許多古老抄本,經文鑑別學也迅速發展起來。其成果是今日通行的鑑別經文(Critical Text)。希臘文新約聖經除了列出委員會學者鑑別選取的經文外,又將質疑的其他讀法放在「鑑別欄」(Critical Apparatus)。較新的譯本如NASB, NIV, NLT等都是根據這Critical Text譯的。
 

抄寫錯誤的原因

無意的更改 (Unintentional):
  1. 看錯 (Errors Caused by Sight)
  2. 聽錯 (Errors Caused by Hearing):聽成另個同音字
  3. 記錯 (Errors Caused by False Recollection):
  4. 將以前抄寫員的旁註誤認為經文

有意的更改 (Intentional):

  1. 拼寫和文法上的修正
  2. 為了與其他經文和諧的更改
  3. 為了澄清或避免疑難的修改
  4. 合併 (conflation):抄寫員拿到兩種不同版本,他沒有作一個選擇,反而將兩種版本合併製造出一個新的版本


例、帖前二7「只在你們中間存心溫柔、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。」
和合本所採的抄本是「溫柔」(epioi),但有的抄本是「嬰孩」(nepioi),兩字只差一個字母n。這個字的前一個字是「成為」(egenethemen),注意最後ㄧ個字母是n。如果保羅原來寫的是「成為溫柔」(egenethemen epioi),那麼抄寫員是犯了dittography錯誤,重覆了前一個字的最後ㄧ個字母。如果保羅原來寫的是「成為嬰孩」(egenethemen nepioi),那麼抄寫員是犯了haplography錯誤,遺漏了第一個字母n。
 
 

經文鑑別方法與工具

鑑別法分外證 (external evidence) 和內證 (internal evidence) 兩方面。外證法是根據抄本的年代、分佈、經文類型等來評估,內證法是根據聖經本身的上下文、作者的風格和詞彙、可能的抄寫錯誤原因等來考量。有兩條基本原則指引何者較可能是原稿讀法:
下面我們用一個實例示範如何用網上工具來作經文鑑別。我們曾在作業二看到約翰福音一18的不同翻譯,特別是「獨生子」或「獨一神」的差別。我們那時說這裡可能有抄本問題:可能有的抄本是「子」,有的是「神」。現在我們來處理這個抄本問題。

打開 Bruce Terry 教授的 A Student's Guide to NT Textual Variants 網頁,這是根據經文鑑別學權威麥子格(Metzger)《A Textual Commentary on the Greek New Testament》一書的資料。打開我們要的 John 1:15-8:57 網頁,找到 John 1:18(如下圖)。


第ㄧ部分TEXT是希臘文聖經委員會鑑別後選擇的最可能的讀法,注意這讀法用的字是「神」(God),所根據的抄本包括P66、P75、S、B、C、33等,這是NASB, NIV等譯本所根據的讀法。其可信度的評鑑等級是B。(註:這網頁用S代表西乃抄本)
接下來NOTES是幾個其他不同讀法。例如第二個讀法用的字是「子」(Son),所根據的抄本包括A、C3等,這是KJV等譯本所根據的讀法。

外證的考量:
第一個讀法所根據的抄本有許多極有分量的,如P66、P75、S、B,可信度很高。第二個讀法根據的抄本屬拜占庭類型,不太可靠。第三個讀法只見於一個拉丁文譯本,第四個讀法只見於一個科普替文譯本,顯然都不可靠。

內證的考量:

第二個讀法「父懷裡的獨生子」很順暢,第一個讀法「父懷裡的獨一神」比較費解。按照「寧取較難的讀法」(difficilior lectio potior) 的原則,第一個讀法較可能是原始讀法。在大楷體抄本(Uncials)中,為了節省紙張,常用字是用縮寫的,「神」的縮寫是ΘC,「子」的縮寫是ΥC,只差一個字母,有可能是無意的抄錯,但更有可能是有意的更改,為要緩和難懂的讀法,或為要與約三16等處「獨生子」經文和諧 (可參考上述網頁中COMMENTS部分,但記得要自己作了以後才看別人的見解)。

結論:第一個讀法的外證佔極大優勢,內證也相當合理,因此我們同意委員會鑑別的選擇,可譯作「父懷裡的獨一者,神」。(約一18的解經並不只有抄本問題,見作業二的討論)


 
 
 
 

新約解經學 || 經文鑑別參考書資源 || 最近更新: May 24, 20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