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音書的解經


「提阿非羅大人哪、有好些人提筆作書、述說在我們中間所成就的事、是照傳道的人、從起初親眼看見、又傳給我們的.這些事我既從起頭都詳細考察了、就定意要按著次序寫給你、使你知道所學之道都是確實的。」(路一1-4)

福音書的解經與書信不同。在書信中,說話者就是作者。福音書則不然,例如,說話者是耶穌,作者是路加。路加也不是在現場筆錄耶穌的說話 (AD 30),而是從各種口傳 (oral transmission, AD 30-100) 和文件 (written sources, AD 50-80) 取材,並加以安排和編輯而寫成《路加福音》 (AD 60)。例如「登山寶訓」(馬太五∼七章) 在路加福音至少分散在三處經文 (路六17-49,十一1-12,十二22-34),那麼,登山寶訓是耶穌一次講完的道,還是馬太把耶穌多次講道編成的講道集?我們很熟悉的「神愛世人、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…」(約三16),這是耶穌說的話還是約翰的評論呢?

更複雜的是有四本福音書。四本福音書之間的關係請參考四福音比較。前三卷福音書被稱為「符類福音」 (Synoptic Gospels),因為它們之間是如此相似,甚至有時是一字不差的相符,這要怎麼解釋呢?

這些都導致我們需要一些假說。以下介紹的「雙源說」是許多新約學者所相信、在他們各解經步驟背後所採用的假說。(若有興趣看看還有哪些其他假說,可參考圖文並茂的 Synoptic Problem 網頁。)
 

雙源說 (Two Source Hypothesis, 2SH)

  1. 「馬可居先說」(Markan priority):四本福音書中,馬可最早寫成。
  2. 馬太和路加都採用了馬可的材料。
  3. 馬太和路加都採用了Q資料來源 (Quelle = 德文「來源」)。
  4. 馬太和路加還有各自獨特的資料來源 (下圖中用M、L資料表示)。

「Q」是一份假設的文件,代表馬可所沒有,但馬太和路加都有的記載。例如「你們祈求就給你們.尋找就尋見.叩門就給你們開門」可見於馬太和路加 (太七7,路十一9),但馬可沒有。有趣的是,類似的話也可見於新約次經的《多馬福音》(Gospel of Thomas, Saying 2)。
 

解經的工作

我們應當把四卷福音書合訂為一卷來解經嗎?答案是否定的。四本福音書作者各有其角度與信息,我們解經必須按著每卷書的上下文來找出作者要說甚麼。如果我們懂得這個解經原則,就不會被所謂「福音書的記載有不一致」所困擾——它們的不同正是表示作者有不同的著重點。
例如耶穌的咒詛無花果樹:

馬太21:18-22 馬可11:12-14, 20-25
18早晨回城的時候、他餓了.19看見路旁有一棵無花果樹、就走到跟前、在樹上找不著甚麼、不過有葉子.就對樹說、從今以後、你永不結果子。那無花果樹就立刻枯乾了。20門徒看見了、便希奇說、無花果樹怎麼立刻枯乾了呢。21耶穌回答說、我實在告訴你們、你們若有信心、不疑惑、不但能行無花果樹上所行的事、就是對這座山說、你挪開此地、投在海裡、也必成就。22你們禱告、無論求甚麼、只要信、就必得著。 12第二天、他們從伯大尼出來.耶穌餓了、13遠遠的看見一棵無花果樹、樹上有葉子、就往那裡去、或者在樹上可以找著甚麼.到了樹下、竟找不著甚麼、不過有葉子.因為不是收無花果的時候.14耶穌就對樹說、從今以後、永沒有人喫你的果子。他的門徒也聽見了。
……
20早晨、他們從那裡經過、看見無花果樹連根都枯乾了。21彼得想起耶穌的話來、就對他說、拉比、請看、你所咒詛的無花果樹、已經枯乾了。22耶穌回答說、你們當信服神。23我實在告訴你們、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、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裡.他若心裡不疑惑、只信他所說的必成、就必給他成了。24所以我告訴你們、凡你們禱告祈求的、無論是甚麼、只要信是得著的、就必得著。25你們站著禱告的時候、若想起有人得罪你們、就當饒恕他、好叫你們在天上的父、也饒恕你們的過犯。

馬太記載這件事的重點放在信心的功課,把咒詛無花果樹當作一個神蹟,所以咒詛後無花果樹就立刻枯乾。馬可記載同一個事件呢,他的理解顯然是放在神學的象徵性——不結果子的無花果樹象徵以色列在神面前的光景 (參耶八13,廿九17,何九10, 16,珥一7,彌七1)。所以在咒詛無花果樹事件之中穿插了潔淨聖殿事件(v.15-19),他讓兩個事件彼此解釋——就像無花果樹不能結果,聖殿也沒能得著它該有的榮耀。

因此解經的工作不是要重組耶穌生平,而是在這本福音書的上下文裡解釋這段經文。我們要找出福音書作者所理解的耶穌所說的或所發生的事,和它在這本福音書中的意義(既然這個作者如此取材安排)。

  1. 取材(Selectivity)
    這段落也出現在其他福音書嗎?它被包含在這本福音書關乎作者的旨趣嗎?
  2. 安排(Arrangement)
    為何這段落被安排在這裡?在其他福音書也是如此嗎?若在其他福音書中安排不同,其上下文是類似的或截然不同 (例、末世性、作門徒的教導…等)?這種安排顯出作者的旨趣嗎?
    有時段落的安排可能只是根據傳統 (注意絕大部分馬可的安排,其他福音書作者都未更改),而不一定有甚麼特殊意義。
  3. 編修(Adaptation)
    作者有否增加或刪略甚麼?有否字彙上的修改?這只是風格的 (stylistic),還是很重大的改變?有否顯出作者的旨趣、強調?這種修改是否在這本福音書中一致、屢見?

我們需要的工具是一本福音書合參 (Synopsis),就是將福音書平行經文並列的聖經。最好的福音書合參是Kurt Aland所編的《四福音合參》(Synopsis of the Four Gospels,香港:基道,1995)。也可參考網上聖經的四福音合參部分。或者你可以自己作:將你的段落的平行經文排列整齊,並用不同顏色標示異同,如 Synoptic Gospels Primer 的例子所示範,它用藍色表示三卷福音書都相同的用字,青色表示兩卷福音書相同的用字,黑色表示獨有的用字。或者如 Color-Coded Luke 網頁,它用藍色表示Q資料,紅色表示馬可的資料,橙色表示路加獨有的資料。總之,藉著這樣的排列與顏色,我們可以更容易分析作者對一段經文的取材、安排和編修。
 

有關比喻的解釋

比喻是一種很有效的溝通方式,因為那是講故事,可以立即引起聽眾的興趣。一個好的比喻也會叫人聽完後留下深遠的印象。耶穌很會講比喻,可惜很多查經班不太會解釋比喻,所以我們稍微提一提。

解釋比喻最重要的是掌握一個原則:每個比喻只有一個中心信息。

這是解釋比喻的最高原則,差不多所有研究比喻的學者都強調這一點。有位學者說:「標准的比喻只提出一個比較,其餘細節都沒有其獨立的意義。」另一位說:「不要讓比喻隨處漫遊。」這就是比喻不同於寓意故事的地方。在寓意故事裡,每個細節都有其意義,但在比喻裡,作為一般性的指導原則,它只有一個中心主題。譬如:約十五1-8節有關葡萄樹與枝子的比喻——整個比喻的重心在講明怎樣可以結果子更多,就是常常住在主裡面。所謂常住在主裡面的意思,就是常常和主聯合,常按上帝的旨意而行,這樣就可以結果子更多了。若把第二節說的「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,他就剪去」解釋為「不結果子的信徒要滅亡」,是誤解了整個比喻的重點,是把比喻的細節取代了比喻的中心地位。--Louis Berkhof《釋經學原理》

另外,也注意以下這些事項:


 
 

新約解經學 || 最近更新: Nov 21, 2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