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業:句型結構與論述分析


《和合本》羅馬書四1-8
1 如此說來、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、憑著肉體得了甚麼呢。
2 倘若亞伯拉罕是因行為稱義、就有可誇的.只是在神面前並無可誇。
3 經上說甚麼呢.說、『亞伯拉罕信神、這就算為他的義。』
4 作工的得工價、不算恩典、乃是該得的、
5 惟有不作工的、只信稱罪人為義的神、他的信就算為義。
6 正如大衛稱那在行為以外、蒙神算為義的人是有福的。
7 他說、『得赦免其過、遮蓋其罪的、這人是有福的。
8 主不算為有罪的、這人是有福的。』
 

註:以下句型結構與論述分析儘量採用《和合本》的詞彙,但文法結構是根據原文作的。(如果你不會希臘文,可以多參考幾個英文聖經譯本,特別是偏直譯的,如 NASB, KJV, RSV 或 ALT, YLT)
 

羅馬書四1-5 句型結構圖解 (Sentence Diagramming)




Color code:


 

羅馬書四1-8 論述分析圖解 (Discourse Analysis)

Abbreviation:
S = Series
// = Comparison
- + = Negative-Positive
Id-Ex = Idea-Explanation
Q-A = Question-Answer
G: Ground
R: Result/Consequence
E: End/Purpose
If-th: Conditional


羅四1-8的主要論點在於回答第一節提出的問題:亞伯拉罕在神面前的光景如何。保羅提出這問題,是因為他剛才結論「人稱義是因著信,不在乎遵行律法」(三28),現在可能有人要反對,舊約時代不是要遵行律法才能稱義嗎?亞伯拉罕的個案是否支持保羅的因信稱義論點呢?
第一節問題的答案在2-5節 (Q-A),亞伯拉罕在神面前沒有可誇的,因為他被稱義是在於他對神的信心,不是在於他的行為。
第6-8節用大衛為例,乃是用比較法 (//) 來再次證實同一論點。第6節以連接詞「正如」開始,保羅論述大衛的稱義和亞伯拉罕的情形是一樣的。大衛是犯過罪的,他沒法靠行為稱義。所以,這兩位猶太人歷史中的重要人物能站在神面前,都由於他們對神的信心。
再細看2-5節。2a-2b是條件關係 (If-th),重點是 (主要子句):誇口是合情合理的,倘若他確實有行為 (附屬子句)。而2c-3與2a-2b是正反對照 (antithesis, + -),以連接詞「只是」帶出。剛才的重點是「他若真有行為,的確可以誇口」,現在的重點是「但他確實無法誇口」。第3節以連接詞「因為」開始(和合本沒有翻譯出來),是2c的理由 (G)。第3節不是重點,重點在2c,第3節是支持2c的 (附屬子句)。第3節乃是引述創十五6,3b是3a的結果 (R):亞伯拉罕信神,結果是他的稱義。保羅用此來支持2c的論點:亞伯拉罕是靠信心稱義,不是靠行為,所以他無法誇口。
4-5節是正反對照 (+ -):第4節論到作工的如何,第5節論到不作工的如何 (註)。對一個作工(有行為)的人,他會視工價是應該的,他不會認為老板給了自己甚麼恩惠。對一個不作工(沒有行為)的人呢,他不能期待酬勞,只能仰望別人施恩。
4-5節乃是進一步解釋2-3節的 (Id-Ex)。2-3節的重點是亞伯拉罕沒有行為可誇口,因為他是靠信心稱義。4-5節用「作工」的角度再闡述同一重點,並進一步解釋因信稱義所涉及的:信心是一方面看見我在神面前沒有行為(我無法為神作工),一方面接受神為我作的工——祂是稱罪人為義的神。
再細看6-8節。6-8節主要命題是第6節:大衛稱沒有行為而蒙神稱義的人有福,7-8節乃是第6節的進一步解釋 (Id-Ex)。7-8節是引述詩卅二1-2,可視為三個平行系列 (S),用不同字眼(赦免、遮蓋、不算)表達所蒙之福(平行法是希伯來詩歌的特色)。大衛蒙福不是因為他多高尚、為神作了何等大事;不是,他蒙福是因他雖有罪,卻可蒙神赦免、遮蓋、不算。他蒙福是因他信靠稱罪人為義的神。


註:「工」和「行為」原文是同一字 ergon,多數英文譯本也譯作同一字 work,可惜中文譯本都譯作「工」和「行為」兩個不同的詞,似乎失去一點銜接的緊湊度。
 
 
 

新約解經學 || 句型結構圖作法 || 論述分析 || 最近更新: June 18, 2007